欄目
《掠奪與透支的世界》
30/8/2015
by:editor

《掠奪和透支的世界》,如書名所示,有關對今日世界的整體看法。全書根據作者陳平先生自2008年至2011年間在公開場合所發表的言論編輯而成。這段時間,正是席卷全球的一場金融危機的潮頭,也是世界範圍更大規模的一場經濟-社會危機前夜。斯時,陳平先生敏銳觀察到並指出了,本次危機非同以往資本主義周期性經濟危機,而是一場具有終結意義的的人類文明危機,一場基於絕對人本主義文化價值觀和認識論的、近現代科技工商文明生存發展社會模式走向終結的危機。面對這樣的終結危機,作者提出:人類社會亟需新的思想解放運動與創新社會實踐,打破現有的既得利益格局和主流價值觀,培育出新文化、新生活方式,建設起可持續的經濟增長模式與更理想、更公平公正的民主社會。作者預言、呼喚並積極投身到這樣一個新的文明形態建設之中,並進一步提出:人類唯此方能走出既有的漫長而痛苦的衰敗時代危機。

201404210922144685
28/1/2015
by:editor

Gabo是泰半西班牙語世界民眾對他的昵稱,而在他的故鄉,人們更願意稱呼他為「那位大師」或「我們的諾獎得主」,他便是創作了巨著《百年孤獨》、於1982年斬獲諾貝爾文學獎、并已於去年辭世的加西亞·馬爾克斯。 1927年,馬爾克斯出生在哥倫比亞一個毗鄰加勒比海的小鎮,在成群的姨媽和祖姨媽的絮叨中長大。這群市井而又富於想像的女人賦予了馬爾克斯最初的有關故鄉、本源的迷濛暢想。而他外祖父馬爾克斯上校所親歷的戰爭故事則令他始終對興衰成敗抱有極大的興趣與責任感。那些難以置信的事情在親友長輩的迷人語調中緩緩鋪陳,造就了小加西亞斑駁陸離的童年,也為他後來那些層次豐富、純潔質樸但又充滿神奇與狂歡的行文定下了基調。 在世界各地,馬爾克斯在多數論者眼中都堪稱「當代作家的佼佼者」,「其作品有著永恆的魅力」;但亦有人遺憾「他不是更好」,認為他獲得諾獎垂青「在很大程度上被看成是對那些在南美洲和中美洲爭取政治自由而鬥爭的人士所表示的一種政治姿態」。 這位極具天賦的小說家亦是一位新聞工作者。1967年《百年孤獨》的出版大獲成功,馬爾克斯本可以全心寫作,但直到上世紀70年代,他仍活躍於新聞界,支持人權運動,譴責獨裁和迫害。1975年,他甚至曾為抗議智利政變舉行文學罷工,擱筆五年。 在拉丁美洲,馬爾克斯的言行具有相當份量。他德高望重,政府和革命者皆信賴他。在哥倫比亞,這個國民眼中正在腐爛的國度里,馬爾克斯被視為民族驕傲,一個能站出來對戰爭雙方(政府軍和遊擊隊)叫停的人。他參與調停薩爾瓦多和尼加拉瓜的內戰,協助讓各種派系釋放綁架的人質,甚至曾利用與古巴前領導人菲爾德·卡斯特羅的良好合作關係保護過一大批古巴政治犯(超過兩千人)離開「孤島」。當然,這些事他做得悄無聲息、鮮有人知。作為政治家的馬爾克斯「愛謀劃」,他「喜歡悄悄地做好事,喜歡外交而不是政治」,并視自己為偉大的陰謀家。 馬爾克斯的逝世突然而至,令觀眾措手不及,但他的離去完美宣告了人生的百年孤獨本質,也象徵着某種迷幻時代的終結。喧囂已過,孤獨恒久。  

800286562_8d65baf8c6_o
by:editor

在近代中西交往的歷史上,如果從明朝算起,天主教該是中國百姓眼中最初看到的“另類信仰”。從天主教進入澳門的幾百年歷程看,西方文明中的這一塊主要精神資產,本是可以與中華文明共存共榮的,雖說在義理上,東西方信仰的價值觀是如此不同。但人們是生活在現實世界,而現實世界是可以容納不同義理、不同價值觀共存的,特別是在社會力量相對均衡而民心相對平和的時候。 但一般來說,力量均衡的情況是特例,人類社會在多數地區的多數時候都是主信某一種信仰、強調某一種價值觀。並且,所有宗教都帶有”自我正確“的傾向,也不同程度帶有擴張與排外情結。對此,本來擁有自身價值信仰體系的中華文明,對種種西來總價的警惕與防範心理,不算奇怪,只是這個過程相當痛苦而且漫長,其間還穿插著很多離奇離譜的事態,義和拳與太平天國分別代表了兩種方向的走火入魔。「文革」中也普遍出現過非理性對待天主教信仰的暴力與無禮現象。 1949年以後,宗教自由在憲法字面上得以肯定,但在實際操作上,天主教與中國官方就主教任命權問題存在直接的權利衝突。儘管天主教政教合一的運作早已成為歷史,教皇與教廷不直接代表任何國家,也不在任何國家直接干預國家政治,但這種權力結構依然引發中國官方的極高戒心。 時代在變,教廷也在改革中。天主教作為信徒依然最眾的世界第一大宗教,一直在對自身體制內積弊做出革除的努力,包括腐敗、教職人員性醜聞以及管理層的臃腫與缺乏效力。最新一任教皇方濟各的上任,不僅代表著教內革新力量壯大到新高度,也為中梵關係的改善帶來可能契機 —— 方濟各出身阿根廷中產階層家庭,這對一向忌憚西方列強以軟實力影響其社會的中國官方不啻是某種釋懷。而教皇本人也多次釋放善意,希望改善雙邊關係。在實踐中,雙方都承認的主教任命已有先例,而這正預示著某種相容模式。倒是地緣政治目前是一種阻礙,據稱中國官方因不願意過度刺激台灣當局,而婉拒或延緩了了包括梵蒂岡、巴拿馬等多國在內的與台斷交與北京建交的動議。  

20131002104906255
by:editor

六月,對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是個關鍵月份。他自上任後,積極推行大膽的金融政策、迅疾的財政政策與鼓勵民間投資的成長策略,並表現出堅決的執行力。期間,日本股市波動但大勢明確的漲幅,成為安倍的階段性目標之一。現在,更有發展意義的某些指標,比如日本國內的就業機會也在增加。數據顯示,多年下行的就業率如今開始逆轉,經過長期陣痛之後,日本的企業似乎正進入一個用人的新潮。 另一個比較正面的信號,是日本官方提高消費稅後的社會反映。四月一日起,政府將消費稅率從原來的5%提升到8%。這是安倍內閣一個強悍的舉措,意在最終平衡日本多年高居不下的國家債務。加稅,成為了檢驗日本國民對安倍經濟學接受程度的一個關鍵指標,它可能導致兩個截然相反的結果。一個可能的後果是,國民被加稅所嚇倒,自此節衣縮食,不願消費,結果是好不容易啟動的企業復興又失去動力,產業再度萎縮,投資縮水,經濟重回通縮困境;另一個可能的結果則是,經過一段時間的心理過渡,國民還是會恢復到常態消費水平,在這種情況下,政府與企業的更多進賬將助益經濟中長期發展,而這個全球第三大經濟體的再度起飛,就其良好的國民素質與雄厚的經濟基礎而言,也並非不可能。很大程度上,這要取決於日本國民對政府舉措與市場前景的通盤信心。就一個多月以來的跡象判斷,安倍內閣可謂有所斬獲。 在消費稅上漲之後,市場確實出現了短期的消費萎縮,甚至有為省錢不在家上廁所以節約廁紙的極端例子,汽車與耐用消費品的銷售更是大幅下滑。但稍後的好消息則是,一般消費品銷售的回升狀況明顯。如果市場消費全面恢復,企業有了投資增產的動力,而就業市場對企業的壓力將推動企業加薪,帶動其下一輪消費——一個完整的正向循環即可實現。最佳情況,日本可以完全甩掉21年的陰影,正式走上經濟復蘇之路。 但也有分析對此並不樂觀,指出日本的老齡化社會結構,相對封閉的市場心態與制度等,都不是輕易可以改變的,而這兩點,安倍內閣有所認識,並將推行相應的解決方案。

US-POLITICS-CONGRESS-HEALTH-HATCH
23/1/2015
by:editor

2月上旬,美國國會參議院全票通過參議院財政委員主席馬克斯·鮑卡斯出任美國駐華大使的提名,這位民主黨資深議員隨後宣誓就任,並在3月18日召開了其抵京后的首場新聞發佈會。這位酷愛跑步的美國人給自己訂下一個雄心勃勃的目標——「走遍中國」。 作為13年來首名不會中文的駐華大使,鮑卡斯的出任稍顯意外,然而其履歷又說明此舉的合理。他是蒙大拿州史上任職最長的聯邦參議員,於2007年出任參院財經委員會主席,堪稱美國國會中重量級人物。或許他不識中文不懂孔孟,但他卻與中國打過多次「交道」,尤其在經貿領域。 有分析稱,鮑卡斯的出任體現出奧巴馬政府對十八屆三中全會后中美關係的重視。此前,在該場全會上,一系列改革信號被密集釋放。伴隨著中國崛起,中國政府似乎也將有大動作。經貿關係是中美關繫的壓艙石,目前兩國經貿往來年度總額已高達5362億美元,并呈持續增長態勢。但,兩國經貿摩擦不斷,在諸多領域中分歧依舊。新任大使被指代表著奧巴馬政府兩國經貿關繫的高度重視。顯然,鮑卡斯的政治經驗及經濟背景賦予其極為雄厚的「駐華資本」——過去的他在對華問題上既發揮過建設性作用,亦有態度強硬之舉,并始終堅守美國國家利益。 與此同時,鮑卡斯與奧巴馬及諸多政要之間良好的私人關係有助於其及時有效地與白宮就敏感議題進行溝通,適合在中美關係處於微妙情境下發揮作用,其「中國元素」的欠缺因而顯得并不重要了。實際上,前任駱家輝因為有華人身份問題上的敏感,很容易被夾在中國激進派與美國保守派間作為靶標,而鮑氏的境況就好得多。 新大使已闡述了自己的三大任務:加強中美兩個世界最大經濟體間的經濟聯繫,合作應對共同的全球挑戰,以及深化兩國人民之間交往。這位在美國國會縱橫近四十載的政壇老手開啟了他的「中國之旅」,或許這也是他政壇生涯的最後一站。祝他旅途愉快。

The_Venetian_Macao_Interior1
by:editor

相比起香港,澳門並不是一個社會張力十足、能量人士活躍政壇的地方。不過,近期有兩個比較大的風潮,卻也指向了這片富足、安逸的生境中可能不那麼和諧的某些方面:一個是至仍今此伏彼起的各大賭場莊荷要求加薪的工潮;另一個是爆發於今年五月底的反離補的大遊行,最終以特區政府撤回「高官離補提案」結束。 澳門特區的面積不大,回歸前的澳門與很大程度城邦化了的香港不同,其政治更帶有大社區管理的色彩。何、崔、馬三大望族即便在葡萄牙殖民者管轄時代已然成為或可左右社區動態的精英圈核心,並且他們與母國的各種聯繫可謂深厚。1999年澳門回歸,中央政府對澳門發展也頗為上心,據維基解密披露的美國外交系統掌握的資料,開放賭權、多元發展乃是北京方面認可並全力支持的綱領,這後來GDP一路高歌猛進,博彩收入把澳門托舉到了人均收入全球第三的高位(也有認為是第一的)。 的確,不少高速發展中出現的問題看來在一片經濟榮景下被遮蓋了,而當地民風一向以文化醇厚、政治淡定著稱,這可能也給執政的精英層(三屆兩任均是望族中人)帶來了某種安逸感。高官離補案中核心條款的提出未必不具合理性,但由現任政府班底自己於當屆任滿前匆匆提出,不免沾上任期內為己直接謀利之惡名,這應當是對程序正義的細節太過放鬆,於特首崔世安這樣接受西方良好教育(其就讀專業於分類排名中系美國高校前列)的改歸來說,是不應有的疏忽。萬人遊行開了澳門先例,但特首及時出面,在議員保駕的情況下還算及時收回成命。 不過,賭場(澳門稱「娛樂場」)莊荷的工潮就難以一時平息。一方面,澳門社會的確存在兩極分化,年輕人對收入不滿的現狀;另一方面,這也多少是澳門經濟不完全開放的一個後果(以莊荷16000澳門元左右的起薪,如果對外開放勞工應聘,則罷工難以影響到賭場運營,只能把壓力轉向政府)。由於官方承諾莊荷職位只給與澳門人,所以賭場在特區基本上全員就業的情況下,除了加薪提高待遇幾乎別無選擇。這在博彩收入開始縮水的近幾個月,開始給經營者造成壓力。

Argentina
by:editor

如果這世上存在著中等收入陷阱(這是個有爭議的話題),阿根廷可算是其中一個典型代表。從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阿根廷是個被西方主流輿情一致看好的明星國家,很早就邁進了中等收入國家的門檻;但那之後的百多年,該國卻又每每在向發達國家營壘的衝刺關口馬失前蹄。阿根廷有一個經歷過磨練的民主政體,天然資源豐富,國民教育水準在拉美稱雄,其經濟與國際接軌的程度,也居拉美前列。但無論如何,該國的發展失衡像是世紀頑疾,並以週期性的惡性通脹為標誌,反復發作;而官方對策通常是顧此失彼,在經濟危機時一次次敗下陣來,讓市場在大動盪後重新整理,再次出發。 最近這次的問題反映出政府在穩定匯率、平衡財赤、平抑通脹、保證就業等各項施政目標間的掙扎。過去一年兩位數(28%)的通脹帶來的後遺症在今年繼續發作。來自政府方面試圖減少對公共服務企業補貼的努力,無論其設計方案合理與否,但其執行時間表似乎在為廣泛的民眾抗議火上澆油。公共服務漲價特別是水與燃油高達三位數的狂漲令物價敏感的中產階層要求加薪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而且遍及各行各業。終於在本月初,這呼聲引發了全國范圍的聯合大罷工,包括醫療(急症室除外)、環衛、郵政等基本服務在內的工薪層都參與了大罷工,阿根廷主要城市幾近癱瘓。 普遍加薪無疑會引發貨幣貶值與大範圍的通貨膨脹。一項分析預計,2014年度的阿根廷將會達到40%的通脹率。不過,如果能冒險闖過這一關,多年高額補貼帶來的積弊將會顯著緩解,而在經濟成長、進出口平衡、政府收支平衡與國民收入間,在匯率、利率、通脹率達致一個相對平衡。現任女總統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已是第二任期,按法律不得再連任,這情況多數促成了她權衡之後決心闖關的信念。在正展現強勢的克里斯蒂娜目前,阿根廷是否會停止哭泣?